我是農民,但過去,我卻幾度面臨無地可耕種的狀況,我在竹北市東海地區,也曾為了守護耕地上街頭,歷經徵收、圈地等狀況,我希望新的政府,能善待農民與土地,不要讓農民失去最基本的根,好的農田,應該要生產好的糧食,而非任由財團、政府聯合圈地。

近年來,因為食安風暴,台灣人才開始逐漸意識到食品安全問題,在我的觀察,大多數人依舊只知道所吃的稻米來自何方,對於替代糧食的認知,仍稍嫌不足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我去年開始嘗試種植小麥,想增加糧食替換率,但發現一個問題,儘管政府機關,鼓勵農民轉作雜糧,例如小麥、大豆、高粱、玉米等,過濾器卻缺乏配套措施,有時會讓我們這些種田的,「有心無力」。

一台小麥收割機,高達數百萬,但北部種小麥的人少,若從中南部請代工業者北上協助,又要多花一筆費用,今年的小麥,產量不到去年的1/5,能申請補助嗎?

政府口頭鼓勵雜糧轉作,卻缺乏配套措施,沒有實質獎勵,要農民何去何從?希望新政府,在推動新政策時,能多替農民思考,不要再圈地,不要等到失去良田,發生糧食危機,才驚覺我們的糧食自給率,有多不足。

(中國時報)







var _c = new Date().getTime(); document.write('');







if (typ過濾器 光頭水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

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

ONEAD.cmd.pus過濾器 水世界h(function () {

ONEAD_slot('div-mobile-inread', 'mobile-inread');

});

}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羅良音

janejuani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